第1901章 破财免灾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在给曹美玲打完电话之后,蔡振峰便一直坐在办公室,等着对方身后那个男人主动和自己联系,这次的事情只有对方出手,才能够妥善的解决。

差不多等了有一个小时左右,就在蔡振峰即将逝去耐性的时候,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,看到上面显示的陌生号码,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弧度,不紧不慢的按下了接听键,道:“我是蔡振峰,请问你是哪位?”

“嘉恒集团地下停车场,五分钟如果我见不到你,那咱们就没有必要再联系了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阴冷的声音,而且在说完这番话之后,没有给对方任何回应的机会,便直接挂断。

虽然电话里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,但蔡振峰却听出了声音,正是自己一直在等的那个人,而对方这样的态度,他丝毫也没有生气,毕竟这次的事情,确实是他欠考虑。

嘉恒集团所在的这栋大楼,并非完全属于蔡振峰,这是一栋商务写字楼,嘉恒集团仅仅只是使用了这栋大楼的五层至十层,云川的经济条件和浙东没法想必,在都市这样的省会城市,这样高端的写字楼并不多。

这个点大楼里面的员工几乎都已经下班,地下停车场更是看不到人影,蔡振峰刚一出现在地下停车场,便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,不停的在给自己闪灯,知道这就是那个人所坐的车,随即便直接走了过去。

这是一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轿车,蔡振峰直接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,道:“看来你的处境也不是很乐观,要不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和我见面?”

“你既然知道,那还惹出这么多的事情,真以为云川都在你的掌控之中,连一个公安局长你都敢下手,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做的?”男人的脸色并不好看,如果不是情况紧急,他也不会选择和对方见面,对多就是打个电话的事情。

蔡振峰苦笑了两声,道:“我也是为了保全咱们的利益,徐鸿发知道的事情太多了,如果他真的出事,那咱们都要受到牵连,所以才会出此下策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应该考虑到了这件事败露所带来的后果,你觉得嘉恒集团能够承受得住吗?”男人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话,脸色而有任何的转变,这件事确实影响太大了,以至于他现在也不敢轻易对这件事表明态度。

叹了一口气,蔡振峰无奈的说道:“既然已经做了,我就不会后悔,我相信你也不希望徐鸿发真的落入到你们所谓的调查组手中,尤其是吴华的那件事,真要是被查出了什么,后果你应该比我还清楚。”

“这件事知道的人还有谁?”男人没有再继续追究对方的责任,而是转口问道。

蔡振峰努力的回忆着,道:“吴华的事情是徐鸿发一手操办的,下面真正办事的人就算说出来,也只会到徐鸿发那里,并不会知道咱们才是背后的始作俑者,至于这次的事情,你就更可以放心,办事的人永远都不会再开口了。”

“既然是这样,那你还有什么好紧张的,所有的尾巴都被你处理的干干净净,我真不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,难道是还有什么其他事情瞒着我?”男人显然不相信对方所说的话,如果事情只是这样,倒也简单了许多,根本没有必要弄得如此紧张。

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住对方,蔡振峰略显尴尬的说道:“徐鸿发的妻子前段时间找到了我,她说徐鸿发在临死前给她打过一个电话,如果出现意外,就去银行的保险柜里,取一份文件。”

“看来徐鸿发还是留了一手,知道和你这种人为虎作伥,肯定没有好下场,徐鸿发的妻子有没有去拿那样东西?”虽然对这番话有些半信半疑,但掉脑袋的事情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。

蔡振峰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常年玩套路的人,居然最后会被别人套路了一回,他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,徐鸿发留下的到底会是什么证据,他想赌却又没有这个胆量。

沉默了片刻,蔡振峰接着说道:“徐鸿发的妻子可能已经拿到了那个东西,要不她不会有这个胆量和我叫板,而且她已经和平山市局有了接触。”

“破财免灾,想办法先从徐鸿发妻子手里将东西拿回来,另外最好准备一个替死鬼,要那种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,更不知道你们身份的人,其他事情等我通知。”男人脸色低沉,徐鸿发留下的那些证据,如果是从嘉恒集团起步时候开始,那这份证据的分量绝对能引起一场地震。

尽管这份证据不可能直接牵扯到自己,但这个男人心里很清楚,一直在平山负责山庄的曹美玲,决不能幸免,这是他所无法接受的,另外蔡振峰和徐鸿发之间,可是一直都有联系。

谈话到此结束,蔡振峰很不情愿的从车上走了下来,他知道对方一定会将事情放在心上,更知道如何去处理眼下的危机,而他所要做的便是按照对方刚刚所说的,先将徐鸿发妻子手中的东西找回来,然后寻找一个合适的替罪羊,以免最关键的时候能派上用场。

转眼一天时间过去了,朱浩轩还在盯着刑警队这边对车辆的检测,效果并不是很理想,车辆的损毁程度确实有些严重,想要在短时间内有所结论,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。

另一边,对于那具烧焦的尸体,技术部门也已经将相关的样品,送往了省城进行技术鉴定,是否能够确认这句尸体就是徐鸿发,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。

朱浩轩现在感兴趣的是那个只出现过一次的女人,对方既然是以徐鸿发妻子的身份出现,又怎么会突然失去了消息,这就给整件事蒙上了有一层阴影。

就在调查组还在对徐鸿发失事的案子进行调查时,肖致远和徐正茂则是接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通知,邀请他们前去讨论关于平山酒厂的问题,而这也是平山市委市政府最关心的一件事。

省里的动作,很快便传到了蔡振峰的耳朵里,他现在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在钱省长回来的第一时间,去和对方沟通一下,只是后悔也没用,即便时间能够倒转过来,他还是不会过去,因为在他看来,解决徐鸿发的事情,要比收购酒厂更加着急。

“刘书记,我知道钱省长已经从外面考察回来,你看看什么时候方便,帮我和钱省长约个时间,我想谈一谈关于下一批慈善捐款的事情?”蔡振峰是一个合格的商人,所以他很清楚,想要约见钱省长,就不能提及酒厂的事情,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,谁也不会以身试险。

接到电话的刘向东,此刻正在省厅听取平山那边的工作汇报,这件事可是已经惊动了省里的几位主要领导,尤其徐鸿发还是他曾经的下属,如今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,要说不惋惜那是骗人的。

沉默了片刻,刘正东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,道:“你现在还有心思想酒厂的事情吗,平山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干净了,我可是听说徐鸿发在出事之前,是从你的山庄走出来的,而且还在你的山庄拿了一笔钱。”

听到这话,蔡振峰的脸色明显有些动怒,这件事知道的人没有几个,可为什么对方会知道,到底是谁传出去的,这值得他深思,毕竟这样一个潜在的危险存在于自己身边,的确会让自己处在一个非常被动的位置。

迟疑了片刻,蔡振峰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,道:“刘书记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我怎么听不太明白?”

“你明不明白不重要,重要的是已经有人开始往这方面调查,我正在听取调查小组的报告,我相信你的那个山庄很快就会被查到,到时候你是不是还有时间和钱省长见面,等你确定了咱们再聊?”刘正东可不是那些小喽喽,那可是云川的政法委书记,同时还是省委副书记。

蔡振峰顿时变得有些紧张,道:“我这个人向来行的直坐的正,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,没有的事情就是没有想要强加在我的身上,我可不是什么软柿子,谁过来都可以捏两下。”

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就恭候你的好消息,确定了什么时候能够和钱省长见面,我来帮你安排。”刘正东没有和对方多说什么,他知道有些事情对方是不可能轻易松口承认。

打这个电话可不是为了听对方数落两句,而是为了能够和省长见一面,虽然这样不见得就能够解决酒厂的事情,但是可以将自己的想法在第一时间表露给对方。

听见对方要挂电话,蔡振峰连忙阻拦道:“刘书记,和钱省长的事情就拜托你了,只有嘉恒集团不断的壮大,你的利益才会越来越多,这可是一场双赢的合作方式。”

“钱省长那边我试着尽可能的和由你联系,没别的事我就先挂了。”刘正东堂堂一个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,居然在蔡振峰这样的商人面前抬不起头,确实有些说不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