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拜九皇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清晨,叶辰又动身了,出了恒岳宗。

他踏上了苍茫大地,静心聆听万物,大楚本源回归,万物复苏,生机盎然。

然,他并未寻到冥冥中那股强大压制。

也便是说,大楚再无轮回,至高修为不在是天境,而是大帝,与诸天无异。

三百年的天魔入侵,对大楚的打击乃是毁灭性的,本源溃败,轮回也难撑。

他去了青云宗与正阳宗,只立在山外静静遥望,一切,都好似回到当年。

他还是游客,南楚诸多地方,皆有他的身影,也拜访诸多天庭麾下的大族。

时隔三百年,他再次伫立在幻海外。

轩辕剑在其中,古朴自然,大巧不工。

最强大帝的法器,依如天玄门一般,乃大楚之象征,守护着这片大好山河。

其余四大禁地,他也皆去了,立在远方,静静凝看,眸中满是敬畏之色。

大楚模仿玄荒大陆,此事果然不假。

大楚禁地与玄荒禁区,都充满神秘色彩,当年他望不透,今夕还是一样。

洛神渊,他被辰皇和焱妃邀入了谷中。

这是两位始祖的小家,没有华丽的宫殿,没有四溢的仙光,有的只是淳朴。

“家的感觉,可好。”玄辰笑的温和,亲自为叶辰这个后辈皇者斟满了茶。

“好。”叶辰干笑一声,埋头喝茶。

不晓得,若是让玄辰知道他曾看光焱妃身子时,会不会一巴掌呼过来。

那是个意外,此时想想,若天朱雀那时,的确危难,险些命丧黑洞。

“这些收好了,日后皆会用的上。”焱妃轻笑,递给叶辰一个储物袋。

“这怎么好意思。”叶辰忙慌接过。

储物袋沉甸甸的,其内多是丹药仙草,修炼的必需品,而且皆非凡品。

一壶茶喝完,叶辰便起身离开了,老两口儿保不齐还有其他的活动,搁这待久了,搞不好会被人扔出去。

离了洛神渊,下一站乃东陵古渊。

深山中,周天逸在垂钓,如世外高人,清月仙子与东阳真人坐在两侧。

至于东皇,在与人下棋,而与他博弈之人,乃他的一老熟人:妖王。

昔日死对头的两人,竟会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,这画面,让人感慨。

叶辰在山外恭敬行了一礼,乃对先辈的礼数,也是皇者对皇者的礼数。

他走了,踏着仙火云彩,划过了虚天。

东皇拈棋落子,微微侧首,望了一眼叶辰离去的背影,露出了欣慰的笑。

相比东陵古渊,西陵幽谷就热闹多了。

叶辰到时,两人正大战,大战的人竟是夔禹疆和炎皇,修为压制到了同级。

这并非生死之战,而是一种道的切磋,这场切磋,魔王已经很多了很多年。

炎黄与魔域的部众,倒也是很给力,人山人海立在两侧,呐喊声惊天动地。

“你的那些红颜知己呢?”红尘雪也在炎黄总部,翩然落下,笑看叶辰。

“搁家洗衣服呢?”叶辰随意一声。

红尘雪抿嘴一笑,可看叶辰的眼神儿,总有几分恍惚,就如看着师尊红尘。

每逢到这时,叶辰都会莫名的尴尬,在红尘雪眼中,他一直都是红尘影子。

两人说话时,炎皇与魔王的已停手。

同阶斗战,不分胜负,笑的酣畅淋漓,再无前世那般仇怨,更像是挚友。

“见过前辈。”叶辰上前,拱手俯身,是对炎皇行礼,也是对魔王行礼。

“炎黄真是大幸,前有红尘,后有叶辰,让吾汗颜。”炎皇笑的温和慈祥。

“炎皇过奖了。”叶辰取下了玄仓玉戒,“前辈之物,如今,物归原主。”

“你亦是炎黄圣主,此戒当有你传承。”炎皇笑道,“吾等,早已老了。”

叶辰未推辞,又收了玉戒,拱手拜别。

“后生可畏。”炎皇笑中满是欣慰。

“来,继续。”夔禹疆又给炎皇拽走了,一副不把炎皇打趴不算完的架势。

叶辰拜访的第四位皇者,乃是楚皇。

大楚的第一皇,乃活化石,辈分奇高。

他降生时,战古大帝还在世,他自我封印时,仙武帝尊还未去太古洪荒。

他的存在,极好的见证了时代变迁,平生历经两帝,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。

“见过大舅哥。”宁采臣还是那般有理数,一句大舅哥,叫的叶辰很膈应。

“你老丈人没为难你吧!”叶辰调笑了一句,随眼还不忘看了看大楚皇嫣。

“父皇可不是迂腐之人。”大楚皇嫣轻笑,与宁采臣立在一块,倒也般配。

“他的成就,他年不会在吾之下。”楚皇走出,笑容温和,大楚第一皇,青年模样,丰神如玉,如一尊神王。

能得楚皇这番言辞,足见宁采臣的修炼天赋,在大楚屈指可数,在诸天万域也一样,起码不会弱了帝家九仙。

两位皇者,倒是有话说,上至修炼大道,下至平常琐事,可谓无话不谈。

直至夜幕缓缓降下,叶辰才踏天而去。

广寒宫,悬在缥缈,沐浴在月光下。

那是一座如梦似幻的宫阙,仰首去看,可望不可即,比那梦境还要遥远。

月皇风华绝代,如仙母,更如盖世女王,她的惊艳,不弱大楚任何一皇。

叶辰到广寒宫时,先望见的乃是千殇月,倚在栏杆前,静静遥看着星空。

不用说,在想她的神玄烽,月皇之女,爱上的人,曾今险些绝杀她母亲。

“世间的情,自古便是这般难以琢磨。”月皇现身了,微笑的望着自己的女儿,“她说时,作为娘亲,很意外。”

“古老的事,古老的情,就如皇的名,很遥远。”叶辰一笑,拱手行礼。

“你与她,皆有故事。”月皇也往缥缈,她也有故事,追忆着古老的事。

叶辰走了,唏嘘叹息,并未将他与神玄烽的关系道出,那些皆不重要了。

九天战龙宗,在寂静的夜,却很热闹。

有大战波动,对决的双方,乃是大楚的两位皇者,一为战王,一为太王。

二人皆是好战的主,一生攻伐强势。

因为大楚禁制的缘故,昔年的皇者,不可能同出一世,如今皇者皆回归,两皇切磋,也算了却了一段古老遗憾。

萧辰与龙腾伫立,看自家父辈对战,热血沸腾,也颇有要干一架的冲动。

叶辰的到来,让二人不由摇头一笑。

叶辰到哪都自带光环,他屠帝的战绩,注定压着这个时代,无人能打破。

“两位皇者一时半会儿怕是打不完了,改日再来。”叶辰对着那方行了一礼,便离开了,去了天葬皇的故地。

这尊皇者,倒是个异类,在深夜里,握着一把扫帚,清扫他雕像下的落叶。

这一画面,倒是与昔年谛梵有些相像。

“扫不完的这落叶凡尘,便悟不尽的那人间大道。”天葬皇温和的笑着。

“此番,晚辈没白来。”叶辰由衷的行礼,天葬皇对道的感悟,让他又望见了另一片天地,心境也随之升华。

皇者果是皇者,活的久了,看的也就越清,这等领悟,他至今都还未达到。

他又走了,在苍茫天际,踏火而行。

天龙古城,还是那般磅礴,古老自然,昔年在这古城,还搞了不少的机缘。

一片竹林,他见了玄皇,在刻木雕。

相比其他皇者,玄皇看起来更显苍老,如一迟暮的老者,老眸有些浑浊。

他望向叶辰的目光,夹杂着一种莫名的情感,就好像在看着自己的孩子。

“晚辈叶辰,见过玄皇。”叶辰被盯的浑身不自然,干咳一声,拱手行礼。

“过来坐。”玄皇此笑,声音沙哑。

“怎不见玉漱公主。”叶辰坐下了,很自觉的寻了话题,还不忘环看四周。

“昨日悟道偶有所得,跑去闭关了。”玄皇微微一笑,继续刻着手中木雕,“昔年十万大山之事,吾听漱儿说了,是吾走的太急,险些害了你们。”

“当年的事了。”叶辰望向玄皇手中的木雕,刻的该是个人,却不知是谁。

这一坐,便是一夜,交谈并未断绝。

黎明将近,叶辰才起身离去,临走前,玄皇还送了他一块木雕,栩栩如生。

离了天龙古城,他又赶趟去了十万大山。

继而,拜访了诸多家族,昊天世家、澶渊古城、铸剑城、七夕宫、北海世家、黑龙岛....皆是挨个儿逛过来的。

仙火奇快,如仙芒,在家的天空翱翔,走到哪都是温暖的,感觉很美妙。

最后,他才伫立在中通大地英雄冢前。

密密麻麻的人名,乃当年一刀一顿刻下的,太多人回来,太多人还是人名。

身后,九道身影联袂而至,与他生的一模一样,乃他昔年留下的九尊道身。

“子孙满堂了吧!”叶辰笑看九人。

“还行。”九个人集体抿了抿头发,那臭不要脸的德行,与他一样一样的。

叶辰上前,一人赏了一脚,便转身走了。

他回了南楚,直奔天玄门,有诸多的事,他需要向东凰太心,一一请教。

在入天玄门的那一瞬,他不由回首望了一眼,眉头微皱,总觉有人盯着他。

那感觉似隐若现,很熟悉,也很陌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