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四章 三年前、三年后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啊.....!

缥缈的虚天之上,尽是血灵老祖惊恐的嘶吼。

他依如一个受了惊吓的孩子,精神崩溃,跌跌撞撞,不顾一切,疯狂的奔走。

身后,叶辰提着杀剑缓缓跟随。

他身后,那是铺天盖地的观战者,纵然早知血灵老祖会是何等结局,但他们还是忍不住想要追上去去看。

再身后,便是太虚古龙和刀皇他们。

他们倒是想叶辰尽快斩了血灵老祖,以结束这场杀戮,因为这里是北楚,遍地都是危机,叶辰如此高调,时刻都会重演三年前盘龙海域的画面。

前方,血灵老祖逃过,一个紫衣老者现身了,乃是一方隐士高人,货真价实的准天境。

“小友,血灵世家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,卖老朽一个薄面,放过他吧!”紫衣老者话语悠悠,声音在天地间无限制的回荡。

叶辰未曾答话,步伐依旧不减,只是豁然挥动了杀剑。

噗!

当场,紫衣老者便被劈的横飞了出去。

嗡!

待到他止住身形,迎面便是一杆漆黑的战矛,当场将其钉死在虚天之上。

嘶!

看到如此血淋淋的一幕,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,这也太干脆利落了吧!那可是一个准天境,三下五都没除二,直接给弄死了?

要说也是,紫袍老者估计就是脑子被驴踢了。

这是什么局面,血灵世家除去血灵老祖,尽被诛灭,已是不死不休,你还跑出来说清,闲的吧!

要说闲人,也不止是那个紫袍老者,很多人也都抱着说情的念头,实在不行就撤。

然,看到被钉死的紫衣老者,那些个还准备跑出来为血灵老祖说情的人,都很自觉的缩了回去,那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,想成为第二个,尽管站出来。

轰!轰隆!

很快,血灵老祖逃走的方向,有了大动静。

遥看而去,那整片虚天都崩塌了,一片血海翻滚而来,卷着无数人影,杀气通天。

血族的人?

有人惊异了一声,似是看到了血族那杆呼烈的战旗。

老祖救我!

惊异声中,血灵老祖在疯狂的嘶吼,燃烧了精元,遁入了那血海之中,以寻求庇佑。

“老...老祖?”观战者顿时愣了一下。

不止是他们愣了,悄悄跟在他们身后的诸葛老头儿他们,也都愣了一下,纷纷挠了挠头,“血灵老祖口中的老祖,不会是血王吧!”

“血灵世家和血族有极深的渊源,或者可以说,他们在古老的年代,乃是同属一脉,就是嗜血殿和噬魂族一般。”太虚古龙悠悠一声。

“竟然还有此等秘辛。”

“血族大军杀到,血灵老祖命不该绝啊!”观战者的议论声还在继续。

“那不一定。”有人摸了摸下巴,“难道你们三年前嗜血殿的血尊吗?嗜血殿九殿大军,几十万的修士,愣是被叶辰强杀了血尊,如今境况,与那时何其相似,叶辰战力更甚三年前,想要强杀血灵老祖,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“少主,开战吧!”虚无一方,一个灰衣老者看向了一旁身披铠甲的萧辰。

皇者后裔牵制列代诸王,他们九天战龙宗牵制的本该是法.轮王的阴冥圣域,然因为法.轮王身死,阴冥圣域覆灭,他们的目标这才转移到了血族。

长久以来,他们也是这么做的,血族若动,九天战龙宗亦动,如影随形。

萧辰未曾说话,而是看向了另外几方诸天,看似平静的四方虚天,却是暗潮涌动,都有修士大军隐匿其中,乃是其他的皇者后裔,以及诸王大军。

他们在相互牵制,诸王大军盯着叶辰,而皇者后裔大军则盯着他们。

双方都好似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,只是在暗自对抗。

这是一种默契,既是相互牵制,没有绝对的实力压制,是不会开战的,因为他们知道,就算是战,也是两败俱伤,根本就分不出胜负。

“少主,战吧!是血族先打破了这个平衡。”那灰衣老者再次开口。

“以他的战力,早就能斩血灵老祖,却是放任他躲进血族大军之中,你可曾想过原因。”萧辰淡淡开口。

“赎末将愚钝,未曾看出。”

“他在蜕变。”萧辰眸光如炬,“他也早知血族大军会杀来,或者说他是在等血族大军杀来,他需要这场杀戮完成这个蜕变。”

“可这也太冒险了。”灰衣老者心头在跳,“血族大军几十万修士,稍有不慎,叶辰便会葬身其中。”

“三年前他可以,三年后他一样可以做到。”萧辰话语平平淡淡,“他走的是皇者之路,大楚九皇,哪一个不是踏着血骨杀出来的。”

“虚天杀阵,瞄准他,给我轰杀。”萧辰话语刚落,血族大军中,便响起了暴喝声。

嗡!嗡!嗡!

顿时,九方虚天轰隆,九座虚天杀阵、几百做绝杀法阵同时复苏,绽放了灭世之威,此一击若打出,足以让一个皇者当场殒命。

然,虚天杀阵和绝杀法阵虽然威力摧枯拉朽,但前提也得击中才行。

叶辰已经迈动脚步,一步踏出,错地成寸,瞬间杀入了血族大军之中,挥剑便是一片,其后又瞬间消失,再出现时,已是几千丈外,挥剑又是一片。

此一幕,看的血族神将气血翻腾。

现在,他明白为何偌大的血灵世家为何被杀的那么惨烈,仅此身法,杀阵就很难击中,偏偏能威胁到叶辰的,也只有这些杀阵。

杀!

血族神将豁然挥剑,遥指叶辰,喝声震天动地。

血族大军人潮如海如**,铺天盖地,或是神通、或是灵器、或是阵图,在同一时间压向了叶辰。

然,叶辰又消失了。

噗!

待他现身,血族上百强者,已经在魔剑之下,化作血雾。

接下来,画面就异常血腥了。

叶辰就如幽灵,行踪不定,而且身法诡异,每次出现,都有成片成片的人影被斩灭,几十万的修士大军,他如入无人之境。

此一幕,看的血族神将束手无策,空有漫天杀阵,却是无法建功。

“前辈,叶辰施展的那是空间挪移吗?”年轻修士纷纷看向了身侧的老辈修士。

“是空间秘术,但却不是空间挪移。”老辈修士深吸了一口气,眸中还有惊叹之色,“纵是空间大挪移,一步也跨不出那么远的距离,身负如此逆天神通,也难怪他敢在几十万修士中冲杀。”

“开了血继限界,这缩地成寸也随之升华了,要不要这么吊。”虚天一方,太虚古龙唏嘘了一声。

“叶辰,你到底要杀多少人为她陪葬。”看着大杀四方的叶辰,楚灵儿喃喃了一声。

“你的杀戮,是为你的道,还是为你的情。”楚萱儿也在喃喃而语,美眸看的有些朦胧。

此时此刻,无论是楚灵儿还是她,在心痛的同时,竟都莫名生出了一丝酸酸的感觉,是该嫉妒还是该悲凉,是该羡慕还是该哀伤。

“若他年,我们也因你而死,你也会如魔一般,杀出一片尸山血海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