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二章 阎王不收的人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夜晚,司徒家大殿中,十几道身影俨然而立,气氛也是压抑的直欲凝固。

就在几个时辰前,他们杀去青山赎人,交了五百万灵石的赎金,赎回来的却是一具分身,整个司徒家都怒了。

“都怪我,没有看好少主。”终究,大殿中的静谧被一个紫袍老者打断了,他是满脸的自责,因为他的失职,才酿成了如今的大祸。

“不怪你。”司徒家老祖司徒龙山深吸了一口气,“怪只怪我们太小看南儿的实力了,竟然能破开封印,真是始料未及啊!”

“看样子,那人是准备再敲诈我们一番了。”一个灰发长老冷冷一声。

“肯定是秦羽那个不要脸的贱人吧!收了赎金不放人,也只有他能干得出来,我.....。”

“我怎么听到有人骂我呢?”司徒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缥缈的声音打断了。

闻言,殿中包括司徒龙山在内的所有人,眉头都在同一时间皱了下来,有人偷入进来,他们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。

很快,虚无空间就被撕开了,司徒南和叶辰不分先后的走了出来。

“南儿。”见司徒南活蹦乱跳的,一般老家伙纷纷涌了过来。

“没事儿没事儿,好的很。”司徒南笑了笑,而后指了指身旁的叶辰,“喏,他救了我。”

“秦羽?”众人一眼就认出了叶辰,鬼冥面具、额头仇字,整个大楚也或许只有杀神秦羽是这副装束吧!让他们未曾想到的是,竟然是秦羽救的司徒南。

一两秒钟的发愣之后,众人纷纷拱手一礼,“秦羽小友此番相助,我司徒家感激不尽,他日若有用得着司徒家的地方,我等定会全力以赴。”

“我怎么听到刚才有人骂我是贱人、骂我不要脸呢?”叶辰抠了抠耳朵,说着还是瞟了一眼刚才骂他的司徒晋。

呃呵呵呵...!

当即,司徒晋呵呵一笑,“小友莫怪,小友莫怪,都是气糊涂了。”

不过他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心底却是还是在骂,不止是他,殿中的人包括司徒龙山也在都在骂,收了赎金不放人,这么贱的事都干的出来,臭不要脸。

咳咳!

很快,司徒南便清了清嗓子,对着众人神秘一笑,“你们猜猜,他是谁。”

“猜什么,秦羽啊!”

“我说的是真实身份。”司徒南再次神秘一笑,“充分发挥你们的想象力,朝牛逼了猜。”

“朝牛逼了猜?”众人上下打量了叶辰一眼,捏了捏小胡子,瞅了一圈儿之后,却是纷纷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难不成还是叶辰?”

“你别说,还真是哦!”司徒南嘿嘿一笑。

司徒南话语一落,不止是一帮长老,就连司徒龙山都豁然看向了叶辰。

而这边,叶辰已经拂手摘下了鬼冥面具,拱手一礼,“晚辈叶辰,见过诸位前辈。”

“这......。”看到叶辰的真容,殿中所有人的都愣在了那里,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三两秒之后,还真有人在揉眼睛,以为是自己看错了。

“他还活着,怎么样,牛逼不,吊不吊。”司徒南笑的有些嘚瑟。

这于这厮,众人直接无视,依旧一脸无法置信的看着叶辰,“这不可能,你分明已经死了。”

“阎王爷不收我,我也没办法。”叶辰不由得耸了耸肩。

“等会等会,先捋捋。”一般老家伙纷纷挠了挠头,俩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个不停。

“呐,说完一块捋吧!”司徒南将叶辰传给他的部分记忆拓印了十几份儿,殿中的人人手一份儿。

“我靠。”很快,殿中便有人爆了粗口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叶辰,“你...还是炎黄的圣主?”

“这戒指不错。”叶辰没有回答众人的问题,而是抬手了手指,对着玄仓玉戒哈了一口气,而后还不忘用衣袖擦拭了一下,擦的是锃光瓦亮的,都有些晃眼了。

看到这戒指,司徒龙山的老眸顿时就绽放了雪亮的光芒,“玄仓玉戒。”

“这就是玄仓玉戒,炎黄的圣物?”一般老家伙的双眼纷纷盯住了叶辰手指上戴着的玄仓玉戒,他们虽然没见过玄仓玉戒,但却是听过这个戒指的传说,那可是当年炎黄的玉骨所化,有灵性的,它认可了谁,谁就是炎黄的圣主。

“真是没想到啊!”很快,殿中顿时就沸腾了,唏嘘声、惊叹声、咂舌声和震惊声满是。

“杀神秦羽、丹圣叶辰、炎黄圣主,竟然是一个人。”

“齐家是他们灭的、恒岳九大分殿尽在他们掌握之中、三宗混战他们得益最大、最近的绑人风波也是他们挑起的......。”

“这世界是疯狂了吗?”

“来来,吃这个,这个可是我司徒家独有的灵果。”知道众人要震惊好一会儿,司徒南已经把叶辰拉到了一旁,整整一盘灵果全都推给了叶辰。

“味道的确不错。”叶辰一口吞了一颗,嘴巴塞得满满的。

“这事儿整完,带我去千秋古城。”司徒南啃了一口灵果,“昨天还做梦揍熊小胖子呢?这么久没见,不晓得那小胖墩儿又胖没。”

“胖没胖我不知道,不过你现在指定是干不过的。”叶辰说着,又抓了一个晶莹剔透的灵果。

“我干不过他?你玩儿呢?”司徒南一脸的不信,“不是跟你吹,像那样的傻逼,我一人能打十个。”

“嘁!”叶辰一脸不以为然,“那我也不是跟你吹,像你这样的傻逼,他一人也能干十个,晓得不晓得,他已经开辟出了丹海,淬炼了肉身灵魂,我又传给他诸多秘法,一个大招过来,你直接就翻了。”

“开辟出了丹海?”司徒南惊叫了一声,“那小子才灵虚境,咋能开辟出丹海。”

“看看看,又小看哥了不是?”叶辰抿了抿头发,“我的能力那可不是闹着玩的,不止是他,霍腾、谢云他们也都开辟出了丹海,也被我淬炼了肉身,传了诸多秘法,所以说嘞!咱们这帮人中,就属你最弱了。”

“那不行。”司徒南慌忙抓住了叶辰,“你也得给我开辟出丹海,还有肉身和灵魂也得给我淬炼一下,还有那些个秘法,我可不想去了之后挨揍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叶辰抹了一下嘴巴,当即祭出了仙火,直接窜进了司徒南的丹海。

啊....!

当场,司徒南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便响彻了整个司徒家,以至于他的叫声来到太突然,以至于还在捋情节的司徒龙山他们被惊得激灵一颤。

“小友,你这.....。”见司徒南脸色痛苦,司徒龙山他们纷纷上前。

“他是我兄弟,我不会害他。”叶辰当即摆手一笑。

“那你这是.....。”众人自然不会怀疑,但看到司徒南那痛苦的表情时,他们又纷纷试探性的看着叶辰。

“我正在替他开辟丹海。”

“灵虚境也能开辟丹海?”众人纷纷错愕了一声。

“理论上不能,但有我就不一样了。”叶辰嘿嘿一笑。

众人各个挠了挠头,看了看司徒南又看了看叶辰,看了看叶辰又看了看司徒南,看了一圈儿之后,诸多老家伙又纷纷对视了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