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四章 英雄救美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“你个老家伙,还敢吓唬我。”赵志敬走后,叶辰撇了撇嘴。

“这尹志平刚成为宿主,他这个做师傅就如此嚣张跋扈,我对恒岳的未来很担忧啊!”徐福轻叹了一声,“未来的恒岳,必定是乌烟瘴气。”

说到这里,徐福看向了叶辰,笑道,“小子,你晓不晓得,本来恒岳宗圣子的位置本来是要给你的,谁曾想到半道杀出了一个九成契合度的宿主。”

“长老别拿我寻开心了。”叶辰摆了摆手笑道,“对于这点,我一点也不意外。”

“昨日长老大会上,掌门师兄还是力挺你做圣子的。”徐福笑了笑,“相比尹志平那个心胸狭隘的人,我们更看好你,可是啊!一帮老家伙的介入,场面基本都是一面倒的,以他们看来,九成契合度的宿主,潜力远比你这个第一真传弟子要大的多。”

叶辰很是洒脱的笑了笑,“九成契合度的宿主,我自认是比不起的。”

“我倒不是这么认为的。”徐福抿了一口酒水,微微笑道,“诸位太上长老看到的只是尹志平的实力,却忽略他的秉性,你虽然实力不如他,但论起秉性来,他与你差远了,做一宗之主,靠的不仅仅是实力,还有魄力、眼界和胸襟,而这些,尹志平一样都没占。”

“长老真是太抬举我了。”

“我说的是事实。”徐福怅然一声,“或许你来外门时应该看到了,戒律堂如今是何等的嚣张,而那赵志敬又是何等的骄纵蛮横,把未来的恒岳交给他们,那是自断前程。”

“长老也不用这般杞人忧天。”叶辰笑了笑,“不是还有长老会和太上长老会吗?有他们在,我想就算是尹志平是九成契合度的宿主,也不敢太过胡来。”

“这正是我担心的啊!”徐福摇了摇头,“若是宿主乃是你和柳逸他们,我自然不担心,但尹志平,我还是很了解的,我敢断定,日后他会仗着自己是宿主的身份胡作非为,而长老会和太上长老会的人,也全力袒护他,就连掌门师兄也无可奈何于他。”

说到这里,徐福又看向了叶辰,“小子,日后老实点,晓得吧!”

“我懂。”叶辰笑了笑,“长老想说的话,掌门师伯、庞长老都曾告诫我了,一般情况下,我是不会给你们找麻烦的。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

“那就这样,我就先走了。”叶辰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,随后还不忘伸了一个懒腰,这才大步向着外面走去。

“我感觉还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”看着离开的叶辰,徐福捋了捋胡须。

这边,叶辰已经蒙上了黑袍,向着内门而去。

救命啊!

正走间,叶辰便听到呼救声,乃是一个女弟子的声音。

闻言,叶辰眉毛一挑,不由得向着声音的源处看去,虽然隔着很远,但他依旧能看到黑夜之下,两个男弟子正拉着一个女子往后山而去。

“胆子不小嘛!”叶辰狠狠扭了扭脖子,三两步追了上去。

“你...你们要干什么。”这边,那个女弟子已经被逼到了岩壁之下,身体瑟瑟的发抖,一脸惊恐的看着整缓缓走上来的两个男弟子。

“小师妹,我劝你还是识相点。”一个男弟子露出了淫邪之光。

“我们是戒律堂的人,惹了我们不高兴,后果你是知道的。”另一个男弟子满眼的淫.秽之色,月夜之下,他的面目有些凶狞可怖。

戒律堂!

听到这三个字,女弟子浑身一颤,满眼的泪花暴涌。

如今不同往日,戒律堂出了一个九成契合度的宿主,可想而知那宿主的身份有多尊贵,也正是因为他,戒律堂也会水涨船高,她不认为宗门会为了她这个不起眼的弟子而惩戒戒律堂。

一时间,女弟子有些绝望了,眼睁睁的看着两头恶狼向她扑来。

虽知是屈辱,但她却丝毫不敢声张。

“这就对了嘛!”两个戒律堂的男弟子已经开始胡乱脱着衣服,眼中的淫邪之光更胜,他们真就如两头恶狼,面目在黑夜之下,那么多的邪恶。

哟哟哟!

然,就在两人即将实施暴行之时,悠悠的声音响起了。

黑夜里,叶辰扭动着脖子缓缓走了出来,“两位师兄真是好兴致啊!”

“谁?”两人豁然转身,迎面便看到了双手抱胸,正饶有兴趣看着他们的叶辰。

“叶辰。”见是叶辰,两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,甚至有些凶狞,“我劝你少管闲事,不然.....。”

“不然会怎样。”叶辰直接打断了两人的话语,冷笑道,“你们的胆子还真是不小啊!身为戒律堂的弟子,难道不知奸.**弟子的罪名吗?”

“那又怎样。”两个戒律堂的男弟子非但不胆怯,反而理直气壮的。

“好胆。”叶辰一声冷哼,心念一动,召唤出了傀儡紫萱,当即扑了上去,她的恐怖,怎会是两个凝气境修士可以抗衡的,三下五除二便将两人撂倒了。

“叶辰,你敢动我们。”虽然被打倒在地,但两人依旧如疯狗般咆哮,“我尹师兄乃是恒岳的圣子,日后更是恒岳的掌教,你敢动我们,定叫你生不如死。”

“那就让他来找我好了。”叶辰一声轻叱,抬腿便是两脚,踢碎了两人的丹田。

啊啊....!

很快,后山便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,两名戒律堂的男弟子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,披头散发的,面如狰狞的如恶鬼一般,“叶辰,尹师兄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聒噪!

叶辰冷哼,一掌将两人打昏了过去。

解决了两人,叶辰才看向了躲在岩壁之下瑟瑟发抖的那个女弟子,她脸色煞白,满眼的惊恐,浑身衣衫凌乱不堪,已经有多处都裸露出了肌肤。

见状,叶辰拂手取出了一件风衣,盖在了那女弟子的身上。

“谢谢叶师兄,谢谢叶师兄。”感觉到风衣上传来的温度,那女弟子满眼的泪花,那是屈辱的泪水,而黑夜之下,叶辰的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,却是显得那般的和煦,一点一滴的刻在了她的心上。

“你是刚来恒岳的?”听女弟子叫他师兄,叶辰试探性的问了一句。

“我叫林诗画,比叶师兄你晚一个月。”女弟子一边用风衣遮盖着自己的身体,一边抽泣的说道,她似是真的被吓怕了,身体止不住的颤抖。

哎!

叶辰一声叹息,拂手取出了一枚玉简塞进了林诗画的手中,“拿着玉简,去灵丹阁找徐福长老吧!就说我让你去的,他会收留你的。”

说着,叶辰便缓缓转身,消失在了黑夜里。

看着叶辰那不断的模糊的背影,林诗画的美眸中还有水雾涌现,在月光之下凝结成了霜,而那道消瘦的背影,也如他的脸庞一般,正一刀一刀的刻在了她的心上。

待到叶辰彻底消失,她这才慌忙擦干了泪水,跌跌撞撞的起身,向着灵丹阁而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戒律堂才传出了赵志敬暴怒的声音,“叶辰,你当真该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