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七百五十七章:即将角逐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林昆一脚踹向了管家,这位昔日江湖中的高手,只觉得身子底下虚影一闪,紧接着胸前一阵剧痛,仿佛肋骨都被踹断了,整个人呜嗷的一声惨叫,倒飞了出去,轰的一声撞在了身后的一根凉亭柱子上,口中喷出一大口的鲜血,脖子一歪晕死了过去。

所有人脸色大变,毛家并非没有高手,但这位毛老爷子的贴身管家,绝对算得上是一个高手,林昆所表现出的实力,绝对是碾压级的,谁这个时候敢冲他扑过来,那无疑是自讨苦吃。

林昆微笑地看着毛老爷子,“毛老前辈,登门便是客,虽然我不太想和你解释,但我也想你还是知道一下,毛永康都做了什么比较好,也免得说我朱家人不守规矩。”

林昆把昨天晚上毛永康见到楚静瑶和司蓉儿时的录音播放了出来,同时还有马宗万的录音,除了这两个录音,还有毛永康和朱坤宇对话的录音,其中的内容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:龌龊不堪,如果再加上两个字,那就是极其龌龊不堪,如果毛永康针对的是别人还好说,可他惦记上的却是楚静瑶,朱家的少夫人。

毛老爷子听完了录音,眼睛微微一眯,这位一向地位崇高,办事有度的老人家,说了一句很没品的话出来,“男欢女爱,说两句龌龊的话怎么了,你们朱家的少夫人,如果不是一个勾人的狐狸精,我儿怎么可能……”

喀嚓!

林昆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,直接一脚踩在了一旁担架上毛永康的脚踝,毛永康的脚踝喀嚓一声响,嘴里头顿时一声嘶吼的惨叫,紧跟着晕死了过去。

喀嚓……

这还不算完呢,林昆紧跟着又是一脚踩了下去,毛永康的另一只脚踝也被踩碎了,本来晕死过去的他,立马一声惨叫睁开了眼睛。

这时,所有人才回过神儿来,毛老爷子更是发了疯一般向林昆扑过来,“混账,老爷子我今天跟你拼了!”

毛老爷子脚底下刚向前一步,整个人马上如同中了定身咒一样停下来,在他的喉咙前,冷冷的刀刃抵在上面,周围所有的侍卫脸上的表情皆是一动要动手。

“杀人是杀,杀两人也是杀,我今天是来讨道理来的,如果没道理可讲,那我不介意杀百人,血流百尺,也要让这世间的人明白,我林昆的女人不是任何人能惦记,命只有一条,任你是雍容华贵还是贫贱一声,如果用我一人之命,换整个毛家的性命,我不算亏。”

林昆欲求平静,谈论到生死,似乎只是在说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,白鬼畜的刀尖抵在毛老爷子的喉咙上,毛老爷子的喉渗出血丝,冰凉钻心的疼痛让他不敢向前,甚至一丝嚣张也不敢有。

命,只有一条,雍容华贵又如何,还不是只有这一条命?

林昆目光平静地凝视着毛老爷子,“毛老前辈,你们毛家的势力的确高过我们朱家,但这天底下的一切不是一成不变的,今天我来救是要把话说明白,毛永康想要僭越我的女人,他就是这个下场,你若是有本事要了我林昆的命,我变成鬼也心甘情愿,可你若是不能要了我的命,那我便在此大开杀戒。”

毛老爷子嘴唇哆嗦着说:“别,别冲动……”

林昆将刀子收了回来,冷笑了一声,“我知道你不会善罢甘休,那我们就未来见,不管是文斗还是武斗,我朱家都敢应战,纠结了几十年的恩怨,也该有了解的时候了。”

说完,林昆转身向外面走去,他不想继续在这里多待,毛家的大院让他感觉不自在,暗处隐藏的诸多高手,这时将杀机锁定在他的身上,大家似乎都在等一个机会,等毛老爷子挥手下命令的瞬间,出手击杀。

毛老爷子胸口剧烈地起伏,他是根红苗正的毛家子弟,如今更是毛家的家主,何曾受过今天的这般侮辱。

财富与地位固然重要,可在绝对力量的面前都不值一提。

毛老爷子很想给暗处的那些高手下达命令,可他喉咙上的疼痛清晰,周围的几个侍卫躺在地上,他的贴身管家晕死,在行到林昆的那句‘我将在此大开杀戒’,他最终还是将这口气忍了下来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

林昆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毛家,这件事很快在燕京皇城的上层社会传开,大家惊讶之余,纷纷不可思议,如今这天底下居然还有这种敢只身闯毛家的人物,这恐怕比三国时期的关公单刀赴宴还要霸气逼人。

毛老爷子本想要打给朱老的电话也没打,他现在还有什么脸面和朱老谈条件,被朱家的少主一人独闯,震慑住了整个毛家大院里的人,他还有什么底气?

朱老得知了这个消息后,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高兴,反倒是忧心忡忡,他把林昆着急到了身前,满脸凝重地说:“和毛家撕破了脸皮,你做好准备了么?”

林昆笑着说:“恩怨多年,终归该有个了断,大家暗地里互相角逐,倒不如将所有的恩怨搬到明面上。”

朱老道:“跟爷爷说实话,你做好准备了么?”

林昆笑着说:“没有。”

朱老有些生气,“那你这么冒冒失失的行动,会给朱家带来多大的麻烦,你有认真想过么?这不是你做家主应该做的,你这是在将朱家推向万丈深渊。”

林昆笑着说:“爷爷,你先别急,没有置身于万丈深渊的勇气,又如何能从当下的困局中走出来,我们朱家不惧万丈深渊,他毛家就不一定了。”

朱老叹了口气道:“那是你不了解毛老头这个人,他一定会不遗余力地与朱家斗到底,最终两败俱伤。”

林昆笑着没说话,只是这么平静地看着朱老,朱老的眉头忽然一皱,马上恍然道: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!”林昆笑着说:“爷爷,单凭一个朱家和毛家角逐,这也太不够精彩了,必须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才好玩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