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4章 暴怒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从洛孤邪与沐玄音交手到此刻,只堪堪过去了百息。

东域王界之下第一人,在百息之内败在了吟雪界王的手中……可想而知,今日之后,东神域必定掀起一场无比巨大的波澜,其他神域也将为之大为震动。

吟雪界,这个因出了一个云澈而名声大噪的中位星界,其声望,也将毫无疑问踏入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。

沐玄音在世人认知中的玄力是四级神主,虽胜过相当一部分上位界王,但因吟雪界整体势弱,依旧位居中位星界之列。

但,十级神主的沐玄音,哪怕身在一个最弱最弱的下界星界,也将让其一夜之间跻身上位星界。

因为,那是神帝阶层的强大!

此刻,冰凰神宗上下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在做梦。

而最相信自己在做梦的,无疑是洛孤邪。

面对沐玄音的冷语与冰芒,她瞳光涣散,玄气虚浮,身体瑟缩,久久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她无论如何,都无法相信和接受这一切。

空间波动,宙天神帝的身影出现。他看向沐玄音的目光已和先前全然不同,就连声音,亦远比先前平和:“吟雪界王,洛孤邪毕竟非常人,断其手事小,毁其名事大,既已身败,便就此饶恕她吧。她感怀在心,想必以后也再不会触犯吟雪界,”

沐玄音盯了洛孤邪一眼,没有犹豫,指上的冰芒顿时消逝:“既是宙天神帝求情,晚辈自当遵从。”

“嗯。”宙天神帝点头而笑,手掌推出,一团温和的玄光无声化去洛孤邪身上的寒气:“洛孤邪,吟雪界王已宽大为怀,恕你触犯之过,允你无恙离开,如此,你与吟雪界,以及云澈之怨便就此作罢,不得再究。否则,不仅吟雪界,老朽亦不会容许。”

洛孤邪脸色稍缓,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,才终于玄气运转,完全散去身上寒气,她牙齿微咬,看向沐玄音,刚要出两句狠话,但碰撞到她冰冷的目光,她魂底一颤,眼中的恨光迅速化作惊惧……

她转过身来,喘着粗气,发出嘶哑的声音:“我洛孤邪……今日认栽……你们师徒……给我……记着……”

她说出的话让宙天神帝用力一皱眉,失望的摇头。

她的弟子洛长生栽在了出身中位星界的云澈手上,而今天,她栽在了云澈的师尊,一个中位界王的手上……她脚步缓缓踏出,每走一步,心中怒恨、屈辱便会沸腾一分。

曾经,洛长生的人设何等完美,东域四神子之首,所有星界无人不叹长生公子之名,却因云澈……一夕惨败,人设崩塌。

而她洛孤邪,偷袭云澈反被重创,万年名望一朝被毁,甚至成为东域的大笑话,今日她为泄恨而来,却非但没能如愿,反在沐玄音的手上更加的狼狈不堪……还要宙天神帝求情保她……

她的牙齿一点点咬紧,双脚在战栗……她身上玄力缓缓涌动,就在所有人以为她要飞身遁离时,她的眼瞳深处,却陡然晃过一抹狂乱的恨光,一直耷拉的手臂骤然轰出,一道青色玄光瞬间穿透百里空间,直射云澈。

宙天神帝面色陡变:“你!”

洛孤邪的猝然出手,几乎所有人始料未及。当年,她在封神台出手攻击云澈,还可理解为对洛长生太过爱护,心切出手。而这一次,则是彻彻底

底的癫狂和卑劣……简直让人无法理解的癫狂与卑劣。

这一次出手,哪怕她杀死云澈……“孤邪仙子”之名,也将变得臭不可闻。

洛孤邪之力,一万个云澈也不可能抵挡。但,夏倾月一直在他身侧不远处,就在洛孤邪抬手的第一个瞬间,夏倾月的手掌也同时伸出,一个无形月界挡在了云澈身前……月界成型之时,一阵惊恐的大吼在云澈身前响起。

“小心!!”

火破云一声暴吼,直扑而出,以最快的速度强行张开一片火域,与此同时,水媚音亦化作一道黑色魅影,站在了云澈前方。

反倒是水千珩的反应慢了半瞬……因为打死他都不可能想到,洛孤邪这等人物竟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举。

青色玄光直中最前方的火域之上……洛孤邪虽是受创之下的猝然出手,但依然非火破云所能抵挡,他强行撑起的火狱瞬间崩碎,散成漫天火光,火破云亦是一声闷哼,连退数十丈,嘴角涔涔渗血。

火破云如今毕竟是四级神主,虽无法完全挡下,但亦削弱了洛孤邪的力量,并让青色玄光的方向发生了偏移。后方,水媚音手儿一拂,一层水幕若隐若现。

砰!

一声轻响,碰触在水幕之上的玄光如触镜面,方向陡转,折射向了遥远的西方……

轰!!!!

西方的世界炸开了一道冲天而起的青色光幕,光幕之下,数百里区域暴风席卷,化作彻底的灾厄炼狱,万灵无生。

夏倾月手掌收回,默默看了火破云和水媚音一眼。水媚音刚才那刹那的玄气释放,让她微微心惊。而火破云……则分明是在拿命抵御。

“破云兄!”云澈迅速闪身,来到了火破云身侧: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些许小伤。”火破云摇头,呼吸却颇为急促,他抬目看向洛孤邪,猛一咬牙:“孤邪前辈……怎会做出如此卑劣不堪的举动……嘶!”

而另一边,沐玄音已是勃然大怒,刚刚敛下的玄光在一刹那间猛烈爆发,骤释的玄气将宙天神帝都斥开数步。

砰!

沐玄音的手掌狠狠的轰在了洛孤邪的后背上……她盛怒之下,根本毫无怜悯和保留,一道冰凰之影在洛孤邪后背爆开,发出如苍穹炸裂般的巨响!

以及,刺耳到极点的骨裂之音。

洛孤邪一道血箭直喷到数里之外,身上亦崩开几十道裂痕,整个人像是个被戳破了的血袋,在风雪中洒血飞出。

沐玄音手上蓝光一闪,雪姬剑凝聚寒芒,寒芒之下,是猛烈到近乎失控的煞气与杀意,在一束骤闪的光幕之中直刺洛孤邪。

这一剑所蕴的寒气与杀气让宙天神帝面色一变,急声喊道:“暂且收手!”

这一剑,分明是要取洛孤邪之命!

他的身影急掠而出,一道无形的玄气快速阻在了沐玄音的前方。但……沐玄音瞳中寒光没有丝毫消逝,反而陡然一闪,雪姬剑骤刺,宙天神帝仓促释放的阻挡之力如一层布帛般被完全撕裂,一道蓝光亦同时袭至,直轰在宙天神帝的脑门之上。

砰!

一声爆响,冰芒炸裂,宙天神帝被当空震翻十几个跟头,他身体强行停稳时,沐玄音的

雪姬剑距离洛孤邪已只有三尺之距,剑尖所指,正是她心口所在。

洛孤邪被沐玄音盛怒之下的一击直接轰掉半条命,背脊碎开十几道裂痕,几近崩断,而此时,临近她的,却分明是一股死亡气息!

她不敢相信,沐玄音这一剑竟真的是要取她之命……就如没人相信她洛孤邪竟会忽然出手袭杀云澈一样。

她毕竟是洛孤邪,倒飞中的躯体生生转过,口中怪叫,手臂挥舞,一股风暴拼死卷向越来越近的雪姬剑。

嘶啦!

洛孤邪残破状态的力量又怎么可能阻挡沐玄音的盛怒之力,风暴毫无疑问被一瞬撕裂,但雪姬剑的剑芒所指亦发生了些微的偏移,骤刺在洛孤邪的右臂之上,刹那停滞,然后直穿而过。

随着一声刺耳的布帛撕裂声,洛孤邪的右臂被雪姬剑齐整的切下,却来不及洒出半滴血珠,便已被冻成一块彻头彻尾的冰雕,而雪姬剑绽放的余力重扫在洛孤邪的躯体上,让她再喷一道血箭,狠狠的砸向了下方。

沐玄音身体陡转,雪姬剑冰芒再闪,再次直刺洛孤邪……而这时,她身前紫芒闪现,夏倾月身影现出,右手抓住雪姬剑上,紫芒释放间,将雪姬剑牢牢定格在她的指间。

看着沐玄音,迎着她惊人的煞气和杀意,她缓缓摇头:“沐前辈,不要杀她。”

“……”沐玄音目光阴冷的无比吓人,身上荡动的明明是寒气,却暴烈如沸腾的火山,她的胸口在剧烈的起伏着,身上、剑上的寒芒狂乱的闪动,她看着夏倾月,足足数息,剑上的寒芒才终于缓缓弱下。

夏倾月手掌松开,沐玄音握剑的手臂也缓缓垂落。

的确,她不能杀洛孤邪……

洛孤邪虽已脱出圣宇界,但她毕竟是圣宇界王洛上尘之妹。而自她成为洛长生之师后,原本几乎从不踏足圣宇界的她也开始久居圣宇界,大有回归之势。

洛孤邪再怎么伤都好,但,若是杀了她,圣宇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善罢甘休。

沐玄音一个人可以不惧,但吟雪界不得不惧!

感受着沐玄音虽煞气犹在,但气息已开始收敛,宙天神帝亦是长舒一口气……而此刻回想她盛怒之下所爆发的玄气,他心中掀起万丈波澜。

失去右臂的洛孤邪砸落积雪之中,她大口的喷着血,连番挣扎,却是许久都无法站起。

沐玄音垂目看向她,目光比任何一刻都要冰冷:“洛孤邪,你给我听着,本王今天不杀你,以后,你若想报复,本王随时奉陪。”

“但,若你敢伤及云澈……我必亲手宰了洛长生!”

沐玄音之言让洛孤邪眼中恨光闪动,但当“洛长生”三个字从沐玄音口中带着杀意说出时,她如被刺中死穴,猛的抬头,瞳孔在恐惧在瑟缩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她想说“你敢”两个字,但,沐玄音可怕如噩梦的实力她刚刚亲身领教,那股差点将她葬入死地的杀意更是近在咫尺……连她洛孤邪都敢下死手,她如何不敢?!

她没有再说一句话,也没有再看任何人,她颤抖着站起,又连喷好几口血后,才艰难飞起,逐渐远去……回到了她来时所乘的折星殿,狼狈遁离。

她为泄恨、雪耻而来,得到的,却是一场彻底的挫败和更大的耻辱。

(本章完)